注册

重疾险到底该不该买?


来源:《生命时报》

原标题:重疾险到底该不该买?今年上半年,几位深圳消费者对美国友邦保险公司的一纸诉状,在全国上下掀起了一场对“重大疾病保险(下称重疾险)该不该买”问题的讨论。“重疾险

原标题:重疾险到底该不该买? 

年上半年,几位深圳消费者对美国友邦保险公司的一纸诉状,在全国上下掀起了一场对“重大疾病保险(下称重疾险)该不该买”问题的讨论。“重疾险保死不保活”、“条款太苛刻”、“与实际脱节太多”、“看不懂”……一夜之间,本为保障人们看得起病的保险品种担上了种种“骂名”,各种对设保范围、条款、理赔以及购买必要性的质疑层出不穷。直到今天,记者在采访中仍然发现,保险公司对这个问题依然非常敏感,不肯多说。

  前不久,又有消息传出,中国保监会等国家有关部门正在制定政策,将对重疾险的定义、范畴、理赔条款等做出统一规定。

  我们该怎么看待重疾险?那场尚未淡去的风波中提出的种种问题,又该怎么理解?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亚洲及太平洋地区保险与风险管理学会常务理事、中央财经大学保险系主任郝演苏,中国社会保险学会常务理事、浙江省保险学会秘书长何文炯,中国社会保险学会理事、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金融学院教授庹国柱。

  什么是重大疾病险

  问:请先为读者解释一下重大疾病险的概念。

  郝演苏:重疾险是50多年前首先在欧美国家出现的。所谓“重大疾病”主要指心脑血管疾病、某些癌症(如乳腺癌、鼻咽癌)、输血导致的艾滋病等。具体的说就是发生后会导致生命危险,同时有并发症,治疗费用高昂,而且在伦理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疾病;同时,这些疾病必须是医学界有充分的科学认识,并且有统计结果的。简单地说,重大疾病必须是“成熟的疾病”。

  庹国柱:目前各保险公司开发的重疾险包括的疾病种类有15种、18种、25种等,主要包括某些癌症、心脑血管疾病、尿毒症、肾衰等严重影响健康、医疗费用较高,但发病率不高的疾病中的某些种类,如在某种情况下的某种癌症。现在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在组织专家对重疾险进行科学界定。

  问:重疾险条款具体是怎么制定出来的?

  庹国柱:大致过程分五步:第一,保险公司整合卫生部、相关医院和自己的调查结果,由医学专业人员调查疾病谱,按严重程度、治疗费用、死亡率进行排序;第二,筛选出死亡率高、治疗费用高但发病率低的疾病进行优先考虑;第三,根据平均花费,通过模型精算来确定保险费率和理赔额度;第四,制定条款,送保监会审批;第五,投放市场。

  何文炯:目前重疾险采用约定给付方式,即在保险期内,如果被保险人不幸患了合同所约定的某种重大疾病,经保险公司指定的医院确诊,则保险公司给付保险金。这种经营技术比较简单,实际操作也比较方便。

  怎么看待重疾险“保死不保活”

  问:在对重疾险的质疑中,很多人提到一种“保死不保活”的说法,认为很多产品中提出的重大疾病概念,都是晚期状况,这时医生根本无力回天。该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郝演苏:我不太赞同这种说法。保险不是搞慈善,而是种商业行为,它的价格和服务必须平衡。目前重疾险的保费较低,因此可保的范围必然也比较小。如果要各种情况的重大疾病都保,则保费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在目前的消费水平下,保险公司在重疾险项目上制定比较严格的条款也是迫不得已的。

  庹国柱:重疾险本来针对的就是“要命的病”,它保的是小概率事件。重疾险的保费一般就一千多,在各种保险产品里算少的,我们不可能要求保险公司凭低廉的价格,把所有情况下的重大疾病都包括进去。因此,不能说保险公司定义得不对,关键在于要解释清楚。

  何文炯:这一现象反映出医疗保险市场的供求矛盾。医疗保险市场十分复杂,需要良好的经营环境和高超的经营技术。而目前我国医疗卫生体制和药品流通体制改革尚未到位,社会诚信程度不高,保险精算技术,尤其是非寿险精算技术不够,保险公司的经营管理水平还不能全面适应。

  从这一指责中我们看到,目前的重大疾病保险险种保障范围还应逐步拓宽。当然,真正要解决这个问题,关键是要发展典型的医疗保险,而这需要环境的改善和技术的提高。

  问:还有一种说法是,重疾险里规定的医疗项目太苛刻,并且很多都过时了,比如可以做微创手术的非得要求开胸。

  郝演苏:讨论这一问题时要考虑这么一个问题:保险是商业行为,保险公司必须确保重疾险产品里的疾病和疗法在医学上都已相当成熟。这就可能导致重疾险赶不上医学进步的速度,在相关条款中出现一些落伍的治疗手段。

  庹国柱:我也认为脱节的可能性确实存在。

  重疾险真的重要吗

  问:很多人在推销重疾险时,都会引用一个数字:每个人一生中有72%的几率会患上重大疾病。这说明重疾险确实非常重要吗?

  何文炯:这个数字所指的“重大疾病”是个医学概念,与各家保险公司目前的重疾险中所称的“重大疾病”是两回事。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人们患重大疾病的比率确实较高。但现在的重大疾病险大多规定被保险人的最高年龄一般不超过65或70岁,在这个年龄以下者,患重大疾病的比率就不会很高了,肯定远远低于72%。

  重大疾病险很重要,但我认为,72%这个数字不能成为老百姓购买重疾险的直接理由。

  庹国柱:我也认为这个数字很可能是断章取义。买重疾险之所以较“合适”,是因为我国目前社会医疗保险普及率不高,而买全面的商业医保对很多人来说是沉重负担。在社会医疗保障比较完备的发达国家,如今已少有这类保险产品。所以,重疾险的“突出”还是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决定的。

  郝演苏:健康保险在保险行业里有“鸡肋业务”的名声。目前,健康险占我国保险品种的8%,但赔付额却占了25%,很难赚钱。其实,社会医疗保险做得好,国家的开支也能减少,劳动效率也会提高。但是,就我国目前的财力来看,全面普及社会医保还不现实,只能更多地依靠重疾险这样的保险产品。

  问:个别保险代理人在推销重疾险时“忽悠”消费者,甚至宣称所有的重大疾病都包括。有人因此对保险公司在重疾险上的理赔诚信表示担忧。

  何文炯:我觉得这种现象毕竟是小概率事件,不能扩大到一个行业。保险公司销售人员有义务逐条向投保方解释清楚,否则就违背了保险法的要求。

  其实,重大疾病是比较容易理解和判断的,有明确的条款规定、有权威的医院诊断,就可以了。

  庹国柱:保监会在审核重疾险产品时,会吸收各方意见,对精算过程进行验证,对理赔额度进行审核,这就是对消费者的保护。现在,保监会在做大量提高诚信的工作,而各保险公司也在为长远发展进行整改。因此,我们还是应该采取信任的态度。

  问:面对一份重疾险合同,我们应该了解什么内容?

  郝演苏:诚信问题有政府监管,我们消费者最需要了解的,我认为是赔付率。老百姓不可能“吃透”重疾险的所有条款,但只要保险产品的赔付率在20%—80%,我认为就是合理的。低于20%是不道德的,高于80%保险公司就要亏本。目前,我国的保险产品赔付率没有定期公布制度,我认为政府应该有一套公布制度,同时使重疾险条款标准化。

  庹国柱:如果是我买重疾险,我会首先问对方保哪些病,让他把这些病怎么保解释清楚就行。如果有特别感兴趣的条款,可以自己找医生帮忙。我们也希望有定期的信息披露制度,因为国外就是这么做的。

  问:到底什么人最该买重疾险?

  庹国柱:公费医疗和社保不足的人尤其要买。如今很多重大疾病的患病率不断上升,而且不少疾病出现年轻化趋势。因为重疾险保费并不高,年轻人也可以为自己购买一份。对于经济条件有限的人,重疾险可能就更合适了。

  何文炯:买不买重疾险取决于三个要素:一是自己得病的风险,二是已有的风险保障状况,三是自己的购买能力。因此,没有基本医疗保险的人士最需要购买该险种,仅有基本医疗保险而无其他补充性医疗保险的人士次之。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职工,如果经济条件允许,也可以考虑为自己购买一点。

[责任编辑:洪烨]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