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武汉知名三甲名医投奔民营医院 为何自砸“铁饭碗”?


来源:凤凰网综合

原标题:以前不屑一顾如今“喜结连理”楚天金报讯 曾几何时,民营医院想请公立医院医生多点执业都无法如愿,更不可能从公立医院挖人。记者曾作调查,我省开展多点执业试点5年,截至201

原标题:以前不屑一顾如今“喜结连理” 

图为:医生的市场化流动,将让百姓获得更完善的医疗服务

楚天金报讯 曾几何时,民营医院想请公立医院医生多点执业都无法如愿,更不可能从公立医院挖人。记者曾作调查,我省开展多点执业试点5年,截至2015年10月31日,去民营医院多点执业的医生数为零。

然而昨日,一家高端耳鼻喉专科医院在汉开业时,其专家团队竟然全部来自知名三甲医院,不少医生正当壮年,竟齐齐离开“娘家”,辞职投奔民营医院。

谁走了?

多位骨干专家离开公立医院

“我们一直是王奶奶的粉丝,跟着她从儿童医院一直追到这里。”昨日,在这家耳鼻喉专科医院,一位带孩子看病的家长这样告诉记者。他口中的“王奶奶”,就是这家耳鼻喉专科医院院长、武汉市儿童医院耳鼻喉科原主任王智楠。

去年11月开始,有些家长就发现,挂不到王智楠的专家号了。“王医生是退休了,还是出差了?不会是生病了吧?”在家长们忐忑猜测时,今年春节前,一则《王智楠:最令我牵挂的,还是孩子》的微信文章被公众号发布,很快刷爆朋友圈。

“大家好!我是耳鼻喉科医生王智楠。”敏感的家长发现,她没有再用“武汉市儿童医院”的头衔。微信中她坦承:“挂号并不简单,我的精力也并非无限,很多时候你们带着宝宝专程来找我,最后却不能如愿,我真的感到非常抱歉。”所以,她梦想“构建一种新的医疗服务,让患者朋友在任何时间都可以与医生交流”。

2016年下半年,王智楠就离开儿童医院,开始筹建自己的“理想国”——一家类似美国“美奥诊所”的医疗机构,有好专家、好设备和足够的时间,为患儿提供个性化服务,弥补公立医院的不足。

此后,就有了这家耳鼻喉专科医院。该院由国内一医疗基金领投,王智楠任院长,参与医院的创办和管理。不仅是王智楠,昨日的开业活动中记者看到,该院还汇集了多位来自三甲医院的专家,如武汉协和医院西院耳鼻喉科原主任郭长凯,担任该院业务副院长;担任这家耳鼻喉专科医院耳鼻喉科主任的蒋代华,是中国人民解放军161医院耳鼻喉科原主任;此外还有武汉市第三医院、武大口腔医院等多位耳鼻喉科专家,均可谓原医院的骨干力量。

这些还并非全部,事实上,该院从公立医院挖角的工作还远未结束,这些医生的离开只是开始。

为啥走?

与政策及人事体制“松绑”有关

与过去一些民营医院仅仅打专家“招牌”不同,上述专家都是离开原有单位,直接将医师执照注册在这家耳鼻喉专科医院。而去年,记者曾在湖北省卫计委了解到,我省开展多点执业试点5年,截至2015年10月31日,168682位注册医师中,仅770人注册了多点执业,占比仅0.46%。这些医生多点执业的去向,主要是二级医疗机构和基层医院。让人惊讶的是,到民营医院多点执业的医生人数竟然为零。由于不符合大医院利益,而且医生晋升、科研等与单位“绑定”,所以曾经公立医院医生对民营医院往往不屑一顾,然而这次却有多人悄然投奔民营医院,“喜结连理”。

为何曾经似乎是铁板一块的医生流动体系,如今不仅破冰,还暗流涌动?

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应用社会学教研室主任梅志罡分析,这与国家政策的“松绑”,和医生内心“冲动”的积累都有关系。

2016年11月,国务院法制办发布国家卫计委《关于修改<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的决定(征求意见稿)》,明确将原文中不得申请设置医疗机构条件里的“医疗机构在职、因病退职或者停薪留职的医务人员”内容予以删除,这意味着我国拟将在全国推行在职医生办诊所的新制度。

他分析,以前医生多点执业虽然迟迟不见成效,但其实有部分医生是有“冲动”走出来的。这样的民营医院成立,如同一个契机,让他们下定决心放弃“公家人”的身份,辞职办医,他们的专业技术和劳动价值,会得到更多社会认可和更为丰厚的经济回报。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健康政策与管理研究院院长方鹏骞教授则告诉记者,一批医生的出走,实际上也是公立医院人事制度发生变化的体现。过去将医生死死捆绑在公立医院科研、评选职称、项目等问题上,如今国家对民营医院这块的待遇也渐渐趋同,医生即便流动也不存在职业前景的担忧。此外,公立医院去行政化,事业单位编制也逐渐取消,人才的流动就有了可能性。最后,最实在的方面是,高端民营医院比公立医院管理更灵活,不仅薪酬更高,工作时间也会更短,管理模式更倾向国际化的操作,更有效率。

这家耳鼻喉专科医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告诉记者,未来3-5年,公立医院将迎来改制潮,这对大医院来说前途未卜,所以当前离开正是时候。

怎么看?

数百元挂号费有些“水土不服”

正如专家所分析,医生离开“娘家”,与自己在公立医院长期不变的“定价”也有关。

在一般三甲医院,一个主任医师的号也就十几元,有不少医生调侃:“这只够过个早。”而这家耳鼻喉专科医院的挂号费最高达500元(非会员),办理会员后则为200元/次。但该院规定,每天每位名医只能接诊12位病人,向病人询问病情时不低于20分钟,并为患者提供“量身定做”的精细诊疗方案。“尽管初次挂号费有点高,但接下来的两次复诊不用再挂号。”院方解释,因为保障沟通时间,医生可为患者开出相对精准的药方,总体算下来,收费水平与武汉三甲医院相当。

对于公立医院医生“投奔”民营医院,患者怎么看?愿意花数百元看一次病吗?记者随机采访了20位患者。对此,5人不认可,15人表示支持。市民王女士认为,现在几乎所有产业都市场化了,但公立医院一直垄断医疗资源,专家参与开医院,其实也是在平衡医疗资源。

对于挂号费,大多数人认为“价格偏贵”而抱观望态度,但也有市民表示愿意尝试。4岁女孩的妈妈谭女士的观点很具代表性:“如果遇到比较复杂的急症,我愿意多花点钱带孩子去这样的医院。但平时不太会考虑,毕竟两百元的挂号费不便宜。”

9岁男孩的爸爸汪先生是一家公司的高层,他“举双手欢迎”:“每次带孩子到公立医院看专家号,都要排很久的队,公司那边电话一个接一个,我急得不行,可没有更好的选择。如果只是挂号费贵一点,孩子能到了就看病,那实在太方便了。”

方鹏骞教授认为,随着公立医院改革的推进,私立医院规模扩大、社会声誉提升,公立医院医生向民营医院的流动,将慢慢成为一种趋势。

[责任编辑:洪烨]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