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32年护路情 护路工人每年扫坏50多把扫帚


来源:凤凰网综合

原标题:图文:一人,一站,32年护路情湖北日报讯 文/图记者刘汉泽通讯员付延峰鸡心岭,鄂渝陕交界地,山高、路险。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向鸡心岭时,一个略微驼背的桔色身影,正在公路上挥舞扫把,清扫山上

原标题:图文:一人,一站,32年护路情

图为:山体松软易滑坡,陈本贵在清理公路边沟。

湖北日报讯 文/图记者刘汉泽通讯员付延峰

鸡心岭,鄂渝陕交界地,山高、路险。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向鸡心岭时,一个略微驼背的桔色身影,正在公路上挥舞扫把,清扫山上滑落的石子。   

他叫陈本贵,竹溪县公路局护路工。在这段跨省的“公路飞地”上,一个人的道班,他已坚守32年。   

今年6月,陈本贵荣登“中国好人榜”,被评为“敬业奉献好人”。

精心护路,32年零投诉

上月底,记者从竹溪县丰溪镇前往40公里外的鸡心岭。公路在秦巴山区穿行。从竹溪县界山进入陕西省,先走260省道,再走陕西207省道,行18公里后,又回到竹溪县地界,到达鸡心岭,有4.2公里的“公路飞地”。   

身着桔色工作服,背微驼,脸黝黑,头顶头发几乎掉光。记者在三省交界牌坊附近见到陈本贵时,他正清理土石淤积的公路边沟。“边沟不清理,一下雨,路基就被冲坏。”陈本贵边说边干,挖松、装车、运走,3米长淤满石块的边沟,他忙了两个多小时。   

鸡心岭路段山体松软,春天开冻易塌方,夏天雨季易滑坡,秋天十月就下雪,一年四季风不停。护路消耗的体力,比一般农活重多了。   

从1985年调到这个只有他一个人的道班,陈本贵已干32年。2005年以前,公路是沙石路,补路、砌坎的工作量特别大,每年,他用来拉石块的板车要换5对轮胎。有了水泥路,清理边沟、清扫路面又成了主要工作,每年,他要扫坏50多把扫把。“因为老陈的精心养护,这条路的使用寿命至少延长3年。”竹溪县公路管理局泉溪中心管理站站长叶贵强说,32年来,陈本贵管养的路段,没有投诉。“容不得偷懒,路堵了、破了、脏了,丢的是湖北人的脸。”陈本贵说,鸡心岭是鄂渝陕交界的交通要道,公路就是窗口。

情系万户,护路不是“公家事”

鸡心岭路段北接陕西镇坪县,南连重庆市巫溪县,沿着公路,住着几十户三省市的居民。    “老陈,人踏实,我们家玉米熟了,招呼一声他就去帮忙,不收一分工钱。”说起陈本贵,住在牌坊边的重庆巫溪居民陈道香赞不绝口。   

在鸡心岭,陈本贵把自己当成当地居民,谁家有事他都免费帮忙。当然,公路上遇到紧急情况时,他也请大家帮忙。这就是农村里常见的“换工”。   

久而久之,居民们也不把护路当成“公家”的事了,公路上有什么事,只要陈本贵一招呼,大家都去帮忙。   

2011年7月的一天,公路塌方1000多立方米,交通中断。县公路局领导接到陈本贵的报告焦急万分:通往鸡心岭的260省道也遇到了塌方,从县城调挖掘机支援至少得一个星期。   

几小时后,正当竹溪县准备请求陕西镇坪县支援时,陈本贵打来电话说,路已经通了。原来,陈本贵带着当地几十名群众,抢通了一条临时便道。“几十人?你一个养路工,哪来这么大的号召力?”领导疑惑不解。陈本贵却不以为然。

不下一线,申请干到60岁

陈本贵的家在30多公里外的丰溪镇洞宾口村,家里种地和照顾老人、孩子,全靠妻子肖乾珍一个人,陈本贵有时两星期,有时一个月回去一次。   

2001年,陈本贵的父亲生病卧床不起,由于赶上雨季,他只得让妻子护理老人,直到父亲过世,他才含泪赶回家料理后事。   

由于常年劳累,不注意保养,妻子患上糖尿病。2014年,陈本贵把妻子接到道班,又将孙子接过来读书。   

鸡心岭的树叶青了黄,黄了青,转眼32年过去,陈本贵背驼了,头发掉了。   

2016年,56岁的陈本贵可以退出一线。局领导征求他的意见时,他说,如果没有合适的人接班,他可以干到60岁。 

[责任编辑:唐文瑾]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