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湖北前首富刘宝林:钱只是我做事业的工具


来源:长江网

时间:1月4日人物:刘宝林●人物档案刘宝林,1953年生,湖北应城人,高级经济师,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州通)创始人、董事长。从赤脚医生到百亿富豪,从谋生路到做事业,他的坚持成就了中国

原标题:湖北前首富刘宝林:钱只是我做事业的工具

时间:1月4日

人物:刘宝林

●人物档案

刘宝林,1953年生,湖北应城人,高级经济师,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州通)创始人、董事长。从赤脚医生到百亿富豪,从谋生路到做事业,他的坚持成就了中国医药流通行业最大的民营企业。

●对话背景

采访是在晚上8点一刻开始的,夜雨淅沥,门外还有两拨人在等着和刘宝林会面。

64岁的刘宝林心情不错,下午刚开过业务分析会,九州通2016年销售业绩持续稳定增长,营收大头依然来自医药流通这个主业,虽然移动医疗等健康服务业务还在烧钱,但这个度在他的把握之中。

从1985年到2017年,刘宝林一直坚守着自己熟悉的医药流通领域,放弃了开金矿、搞房地产等赚钱机会。他说:“高回报也意味着高风险,我还是想做自己熟悉的行业,踏踏实实地往前走。”

刘宝林希望九州通稳当地发展下去,最好能像美国前三的医药批发商那样,做成百年老店。

医改深化将带来巨大商机

记者(以下称“记”):马云曾说:下一个世界首富将出在健康产业。你怎么看?

刘宝林(以下称“刘”):健康产业绝对是朝阳产业。这些年经济发展快,人们收入增加,对健康的需求释放出来了。特别是2009年新医改方案出来到现在,国家财政医疗卫生支出就有6.9万亿,这些都是健康产业的机会。现在,医改进入了深水区,但是医改上岸的过程会创造巨大的机遇,谁把握住了这个机遇,就把握了巨大商机,也许就是下一个首富。当然,不一定是我(笑),比我能干的人很多。

记:现在互联网+很火,最近九州通推出的移动医疗产品,看起来比春雨医生的功能还要多。

刘:四五年前,九州通就已经开始做互联网业务了。那时候做的是B2C(企业对个人)好药师网上药店,后来还有好药师O2O(线上线下相结合)业务,不过B2B(企业对企业)批发才是我们的强项。

我们最近进入公测的是“健康998”APP,包括了个人健康档案、轻问诊、陪诊、挂号、慢病管理、疑难杂症、穿戴设备的使用、体检、运动提示等功能,可以满足一个人的所有健康需求。当然,靠九州通做不完所有流程,比如挂号是和挂号网打通,轻问诊和“平安好医生”打通等,与有关网站合作做到一个APP实现全健康管理。

记:做这样的开放式健康服务平台应该很烧钱吧?

刘:我们这个平台提供的服务将是全免费的,主要从药品和器械中赚钱。大家都在烧钱,我们也不例外,目前烧钱这个度还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

中药材市场不能让劣币驱逐良币

记:中药材市场正在逐渐进入牛市,中成药、中药饮片做品牌相对容易,你为什么主张中药材要形成品牌?

刘:中药几千年是医药不分,老中医都有一整套制药行头,药的质量与医生的价值挂钩,由医生个人对质量负责。现在中医与药材分开了,都是在市场上买药,卖药的人要相互竞争,在竞争中谁掺假、熏硫,谁的药就便宜好看卖得好,形成了现在各大药材市场劣币驱良币的混乱局面,可是中药是治病救人的,来不得半点马虎。要解决目前中药质量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建立品牌中药材的市场体系,从源头上抓质量,以品质建品牌。

记:你现在担任执行主席的中药材基地共建共享联盟,也是为了遏制中药材乱象?

刘:现在九州通在全国建立了28个中药材品种种植基地,都通过了国家GAP认证,但是靠一家企业建立自己所需要的全部药材的GAP基地不现实,所以大家通过联盟一起从源头上抓质量,对于整顿中药材乱象,规范中药材生产和流通还是有效的。

记:联合起来是否也更能抵御市场风险?

刘:行情在变好,但机遇与挑战是并行的,我们一定要走联合共赢的道路,靠企业或个人单打独斗不能推动整个行业发展,很多企业做大也不是完全靠自己。九州通去年收了一些小公司,有做批发、零售的,有做器械的。现在的情况是合作的企业都活了,没合作的生存困难,小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有限。

接班人不一定是家族内的人

记:在医药行业一干30多年,你怎么看待人生职业的选择?

刘:我下海是在1985年,那时候32岁。我十几岁就是赤脚医生,一直在基层医疗机构上班。我们家是半边户,两个小孩要养,很困难。我家解放前是做生意的,父亲建议我做他做过的鞭炮批发。我进了几千元钱的货,没经验,不了解鞭炮价格,不会验货,也不知道哪里好卖,白天上班晚上出去卖,最后亏了几百元钱。那时候我的月工资才37.5元,这笔亏损也起到了倒逼的作用,逼我下海。吸取失败的教训,我决定选择自己熟悉的行业,做医药批发至今。

记:提起九州通,大家会说刘宝林家族,将来你会把企业交给家族里的人吗?

刘:关于接班的问题,我是打算在最近两到三年内定下来。我的原则是最适合的人最好,不一定是家族内的人。两个儿子在我的公司里都表现不错,很敬业,但他们是不是像我这代人一样,能吃苦耐劳忍辱负重?很难说。

企业要发展,还是需要年轻人。像我们的技术总裁谷春光,他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以前在美国有名的I2、麦肯锡公司干过,是供应链管理专家。还有总经理龚翼华是职业经理人,通过社会招聘进来,已经干了十几年,对集团业务非常熟悉。

记:你看起来精神不错,还能继续干。

刘:有人说一个企业做一代人就垮了,我不信这个邪。我很羡慕德国、日本等一些百年企业,像美国医药流通行业巨头麦卡森公司都有一百多年历史了。我不可能活到企业100岁的时候,只能希望它能在下一代人手中发展下去,有持续的竞争力,这也是我的奋斗目标。

家人有开支也要拿发票来

记:听说你曾有做金矿、房地产之类的机会,为什么没去做?

刘:做鞭炮吃过亏后,我就不想做不熟悉的东西。我是个特别怕欠钱的人,只要借了钱就总想着快点还。1993年,建行的一个熟人听说我从不贷款做生意,觉得不可思议,他要我试着贷了200万,当晚我就睡不着觉了。现在再贷款,虽然不像当年那样担心了,也还是坚持有多大资本做多大生意。

房地产热的时候我已经有一个亿了,有很多人劝我做,也有人拉着一起开金矿,我都没去搞。我熟悉医药行业,也热爱这个行业,那时候投1个亿可以做12个亿的生意,销售额的5%是回报,也很有前途。虽然错失了一些机会,我这样的做法有些保守,但也是很好的风险防范。

记:1990年你已经赚了百万,这些年你却一直很简朴。

刘:简朴也许是我们这一代企业家的共性,任正非生意做得那么大也不坐头等舱,我也是不坐的。早年在老家做生意的时候,能搭个拖拉机就觉得不错,后来去广东经常在火车上站一晚,或者在座位底下睡一晚。吃过苦的人,过得太舒服了反而不自在。

记:现在,钱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刘:现在,钱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只是我做事业的一个工具。我一直主张办企业要规范,直到现在很多习惯都保持着,家里人有什么开支,我都要他们拿发票来。我把所有账记得很清楚,随时可查,拿出来都是清清楚楚的。

[责任编辑:蔡芳华]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