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农商行高管频落马不良较高 半年信用减值损失50亿
湖北

广州农商行高管频落马不良较高 半年信用减值损失50亿

2020年12月29日 12:07:54
来源:中国经济网

原标题:广州农商行高管频落马不良较高 半年信用减值损失50亿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12月30日,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州农商银行”)的首发申请将上会。广州农商银行拟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发行股数不超过15.97亿股,发行比例不超过发行后总股本的14%,保荐机构为中金公司。广州农商银行本次发行所募集的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该行资本充足水平。

广州农商银行(01551.HK)于2017年6月20日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交易,首次公开发行每股发售股份最终定价为5.10港元,募集资金净额71.63亿港元。2019年3月15日,广州农商银行向证监会提交招股书申报稿。2019年12月,该行更新提交招股说明书。

2020年半年报显示,广州农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为117.94亿元,同比增长9.20%;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86亿元,同比减少14.09%。今年上半年,广州农商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为49.77亿元,同比增长40%。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减值损失为34.31亿元,同比增长59.37%。

资产质量方面,广州农商银行不良贷款“双升”。截至今年6月末,广州农商银行不良贷款金额为101.37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8.17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84%,较上年末增长0.11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89.38,较上年末减少18.71个百分点。

在回A关键期,广州农商银行坎坷多。今年4月,该行被中国证监会出具警示函。2020年4月21日,中国证监会出具《关于对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经查,中国证监会发现广州农商银行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部分金融资产减值准备计提不充分、个别违约债券会计核算前后不一致等问题。

去年以来,广州农商银行多位高管纷纷落马。涉及广州农商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广州农商银行原党委委员、行长助理吴海峰;广州农商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首席风险官彭志军;广州农商银行非执行董事李舫金。

2019年10月8日,广州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十一届广州市委第七轮巡察公布24个单位党组织巡察反馈情况。其中,广州农商银行服务“三农”不积极,违规问题整改不力。

据新华融媒看财经,广州农商银行发布的2020年三季度报告显示,该行总资产为8798.73亿元,较年初减少了142.81亿元,下降了1.6%;总负债为8118.60亿元,较年初减少了85.85亿元,下降了1.05%;净利润为42.6亿元,同比减少了8.6亿元,同比下降了16.85%。2019年,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83.20亿元,较上一年增加了35.15亿元,同比增长73.15%;不良贷款率为1.73%,较上一年增加了0.49个百分点;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为208.09%,较上一年减少了69.52个百分点。同行业比较,该行不良贷款率处于较高水平。

据新浪财经,广州农商银行又见信托违约,事件牵扯捷成股份实控人。上月初ST中捷的一纸公告,将广州农商银行的一笔25亿元,通过信托渠道借贷的款项公布在了大众视野之下。根据广州农商银行的说法,该笔25亿借贷涉及11家公司和7个自然人。但从目前市场的反馈情况来看,仅有ST中捷披露了收到该行的追款函件,而且对于函件提到的这笔款项的存在,ST中捷的反应则是他们并不知情。如今,这边的25亿信托谜团还未得解,广州农商银行却又曝出了一起涉及金额超十亿的信托违约事件,并牵扯上了上市公司捷成股份的实控人。

 回A关键期 因部分资产减值计提不充分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

2017年6月20日,广州农商银行在香港联交所上市,首次公开发行每股发售股份最终定价为5.10港元,募集资金净额71.63亿港元。该行上市交易首日以5.12港元开盘(高开0.39%),最高价5.14港元,收盘报价5.11港元。上市次日,盘中出现破发。

2019年3月15日,广州农商银行向证监会提交招股书申报稿。2019年12月,该行更新提交招股说明书。招股书显示,该行拟于深交所中小板上市,保荐机构为中金公司,联席主承销商为中金公司和中信证券,拟发行不超过15.97亿股。

广州农商银行回A坎坷。据证监会网站,2020年4月21日,中国证监会出具《关于对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经查,中国证监会发现广州农商银行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部分金融资产减值准备计提不充分、个别违约债券会计核算前后不一致等问题。

中国证监会指出,上述行为违反《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七条、第二十四条的规定,构成《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所述行为。按照《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广州农商银行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今年上半年净利降14% 信用减值损失50亿元增40%

广州农商银行发布的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广州农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为117.94亿元,同比增长9.20%;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86亿元,同比减少14.09%。

盈利能力指标方面,截至2020年6月30日,广州农商银行的平均总资产回报率为0.71%,较上年同期减少0.20个百分点;平均权益回报率为9.24%,较上年同期减少3.46个百分点;净利差为为2.19%,较上年同期减少0.24个百分点;净利息收益率为2.22%,较上年同期减少0.13个百分点。

今年上半年,广州农商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为49.77亿元,同比增长40%。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减值损失为34.31亿元,同比增长59.37%。

资产质量方面,该行不良贷款“双升”。截至今年6月末,广州农商银行不良贷款金额为101.37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8.17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84%,较上年末增长0.11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89.38,较上年末减少18.71个百分点。

截至今年6月30日,广州农商银行逾期贷款188.83亿元,较上年末增加46.59亿元;逾期贷款占比3.42%,较上年末上升0.46个百分点。

在资本充足率方面,截至今年6月末,广州农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3.44%,较上年末减少0.79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9%,较上年末减少0.66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41%,较上年末减少0.55个百分点。

去年以来多位高管纷纷落马

自去年以来,广州农商银行多位高管纷纷落马。

2019年7月21日,广州农商银行发布公告称,王继康因工作调动原因,请辞广州农商银行执行董事、董事长、战略与投资委员会(三农委员会)主任委员以及授权代表职务。2019年8月23日,据广州市纪委监委网站消息,广州农商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4月2日,中国检察网披露了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王继康涉嫌受贿罪一案提起公诉。2020年3月19日,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广州农商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以涉嫌受贿罪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今年4月2日,中国检察网披露了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广州农商银行原党委委员、行长助理吴海峰涉嫌受贿罪、行贿罪一案提起公诉。

7月13日,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官微发布消息,日前,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广州农商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首席风险官彭志军(市管副局级)以涉嫌受贿罪予以逮捕。而根据广州农商行2019年年度报告,2019年,彭志军因个人原因辞去副行长职务。

10月8日,广州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舫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在此前的9月28日,广州农商银行发布的非执行董事辞任公告显示,广州农商银行非执行董事李舫金因个人精力有限,请辞广州农商银行非执行董事、审计委员会、关联交易与风险管理委员会、提名与薪酬委员会委员职务,已于2020年9月27日向广州农商银行董事会递交书面辞职报告,即日生效。

 广州农商银行一支行副行长集资诈骗64人 涉案金额6亿元

今年10月份,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1份刑事裁定书显示,原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南沙支行东湖洲支行副行长陈某贤于2005年至2015年6月工作期间,虚构帮客户做转贷业务(俗称“过桥”)需要大量资金周转为由,提供虚假的房产资料作抵押,许诺给予集资参与人1.3%-3%不等的月利息,骗取集资参与人的借款。收到集资参与人借款后,大部分用于偿还借款和利息,小部分用于收购、经营广州市禺城水产有限公司。

经审查,陈某贤共骗取64名集资参与人款项共计人民币60168.57万元、港币33万元,已支付本息人民币28939.54万元,造成集资参与人实际损失人民币31229.03万元、港币33万元。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一、被告人陈某贤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追缴被告人陈某贤的违法所得人民币31229.03万元、港币33万元,按比例发还各集资参与人;不足部分,责令被告人陈某贤退赔。陈某贤不服,提出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20)粤刑终649号)显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某贤,女,1975年8月31日出生,汉族,文化程度大学本科,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因本案于2015年7月6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2日被逮捕。现押于广州市番禺区看守所。宣判后,被告人陈某贤不服,提出上诉。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审阅案卷材料,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以不开庭方式进行审理。

法院认为,上诉人陈某贤无视国家法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所提理由和意见,经查与事实、法律不符,不予采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广州农商银行:服务“三农”不积极,违规问题整改不力

2019年10月8日,广州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十一届广州市委第七轮巡察公布24个单位党组织巡察反馈情况,根据广州市委部署安排,2019年3月21日至6月21日期间,十一届市委第七轮巡察工作派出8个巡察组,采取“一托三”方式,对广州珠江实业集团、市委党校等24个单位党组织开展了巡察。日前,市委巡察组分别向上述单位党组织反馈了巡察情况,被巡察单位存在主要问题如下:广州农村商业银行服务“三农”不积极,违规问题整改不力。

贯彻上级决策部署不坚决,投向“三农”贷款和小微贷款增速慢,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存在短板。党委履行主体责任不到位,机构变动和干部调整较为频繁,存在违规提拔干部、职责推诿扯皮等问题。基层党组织覆盖率不高、功能弱化,流动党员疏于管理。全面从严治党不力,监督执纪问责宽松软,基层从业人员违纪违法问题时有发生。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不严格,超标准乘坐交通工具、公款购买购物卡和高档酒水、公车私用等“四风”问题依然存在。勤俭节约意识缺乏,会议和培训大多组织在酒店召开。“靠啥吃啥”问题明显,员工个人消费贷款审核不严等问题整改不力。

同行业比较,该行不良贷款率处于较高水平

据新华融媒看财经,广州农商银行发布的2020年三季度报告显示,该行总资产为8798.73亿元,较年初减少了142.81亿元,下降了1.6%;总负债为8118.60亿元,较年初减少了85.85亿元,下降了1.05%;净利润为42.6亿元,同比减少了8.6亿元,同比下降了16.85%。

2019年,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83.20亿元,较上一年增加了35.15亿元,同比增长73.15%;不良贷款率为1.73%,较上一年增加了0.49个百分点;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为208.09%,较上一年减少了69.52个百分点。同行业比较,该行不良贷款率处于较高水平。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对该行的评级报告指出,宏观经济持续不景气对该行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带来不利影响;房地产相关行业敞口较大,同业及投资资产风险有所暴露,加大信用风险管理难度;业务规模扩大对风险管理水平提出更高的要求。

贷款方面,该行的贷款以抵质押贷款为主。截至 2019 年末,该行抵质押贷款在总贷款中占比 65.50%;信用贷款在总贷款中占比 11.70%;保证贷款占比 22.79%。保证贷款的资产质量可能会受到担保主体财务实力和代偿意愿不足的影响,相关风险需保持关注。

广州农商银行又见信托违约 事件牵扯捷成股份实控人

据新浪财经,上月初ST中捷的一纸公告,将广州农商银行的一笔25亿元,通过信托渠道借贷的款项公布在了大众视野之下。根据广州农商银行的说法,该笔25亿借贷涉及11家公司和7个自然人。但从目前市场的反馈情况来看,仅有ST中捷披露了收到该行的追款函件,而且对于函件提到的这笔款项的存在,ST中捷的反应则是他们并不知情。

如今,这边的25亿信托谜团还未得解,广州农商银行却又曝出了一起涉及金额超十亿的信托违约事件,并牵扯上了上市公司捷成股份的实控人。

近日,有知情人给新浪财经提供的数份证据表明,广州农商银行于2017年5月,通过认购“新时代新价值239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投资“渤海信托—中金君合单一资金信托计划” (以下简称“信托计划”)的方式,向北京中金君合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金君合”)提供的贷款,或面临收回困难的风险。

从知情人提供的信托合同来看,由渤海信托设立的这个信托计划运用资金的方式为,2999.7万元用于认缴中金君合有限合伙人出资,剩余部分资金以贷款的方式发放给中金君合,以谋求实现信托预期收益。除了借款人中金君合以新潮能源的股票做质押担保外,合同条款里还出现了上市公司捷成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徐子泉。

知情人透露,因徐子泉未如期回购中金君合有限合伙份额,2020年11月,广州农商银行通过渤海信托在广州中院起诉徐子泉及中金君合(案号(2020)粤01民初1622号),并依法申请了冻结徐子泉所持捷成股份的全部股票及中金君合所持新潮能源的全部股票。

上述案件已由广州中院受理,并将于明年1月15日开庭。然而对于这种可能会对公司实控权造成影响的事件,截至发稿,捷成股份似乎并未对外履行相应的信披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