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部门联查“深房理” 144万粉丝炒房大V产业链或将连根拔起

七部门联查“深房理” 144万粉丝炒房大V产业链或将连根拔起

2021年04月11日 07:58:39
来源:华夏时报

原标题:七部门联查“深房理”,144万粉丝炒房大V“产业链”或将连根拔起

华夏时报记者 张慧敏 李未来 深圳报道

日前,微博名为“深房理装修队003”的网友陆续通过微博曝光“深房理”炒房团的内幕,其曝光的102份“深房理”摇篮会员合伙炒房材料引发了大量网友和媒体的关注。对于网友举报网络大V“深房理”存在违法违规炒房行为,深圳市已开展7部门联合调查。

据悉,“深房理”涉嫌教唆买房人骗取购房资格、非法集资、教唆协助借款人骗取信贷资金违规购房、虚假广告。《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加入“深房理”微博粉丝群的门槛为3980元/年,若想成为“深房理”的“摇篮会员”,需要交纳13800元的会员费。截至发稿,“深房理”的微信小程序“房理”已经不能正常使用。

7部门联合调查“深房理”

4月8日下午,深圳市住建局等7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对涉及“深房理”的举报事项进行调查处理的通告》(下称“通告”),通告显示,近期,有网民举报“深房理”存在违法违规炒房行为,有关部门已对“深房理”涉嫌违法违规线索开展联合调查。

从该通告可以看出,“深房理”涉嫌教唆买房人骗取购房资格、非法集资、教唆协助借款人骗取信贷资金违规购房、虚假广告。

通告显示,骗取购房资格相关当事人将被列入失信名单并受联合惩戒;对于“深房理”以合资入股、众筹等名义,向不特定对象募集资金用于购房并承诺返还收益,涉嫌非法集资的行为,相关部门将依法进行调查处置;对于“深房理”教唆协助借款人骗取信贷资金违规用于购房的问题,一经查实,金融机构将依法依约提前收回贷款,并对未履职尽责的金融机构及其从业人员依法依规从严从重处罚。

对于“深房理”涉嫌虚假广告行为,市场监管部门将依据《广告法》等法律法规查处;对于“深房理”通过其公众账号、聊天群组发布虚假不实信息的行为,一经查实,网信部门暂停相关账号服务或关停相关账号;对于调查过程中发现的涉嫌犯罪线索,将移交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此前,微博名为“深房理装修队003”的网友陆续通过微博曝光“深房理”炒房团的内幕;4月4日,其曝光的102份“深房理”摇篮会员合伙炒房材料引发了大量网友和媒体的关注,《华夏时报》记者发现,这102份炒房材料大多是“深房理”群聊中关于招募“买房合伙人”的广告,其中能清晰看见“代持模式”“代持人”“代持费”等字眼;4月7日,“深房理装修队003”在微博上表示“材料已经直接提交给银保监工作人员”。

就在深圳市住建局发布通告前,深房理在其微博表示,“关于网上近期流传的不实内容与相关报道,已完成立案申请。”上述公告发布后一小时左右,“深房理装修队003”在微博上发布“深房理”的群聊信息截图,图中,李明君(微信群聊名)表示“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本群解散,或重新拉群。大家清除一下聊天记录。”

《华夏时报》记者在微博和微信平台看到,对此,有网友表示“这下凉凉了”“该整顿一下了,深圳房价这样涨,谁愿意干实业?”也有网友表示,炒房客的存在导致深圳楼市政策加码,与此同时也提高了首付的比例,误伤了不少刚需购房者,“支持严打这种炒房组织”。

然而,在“深房理”的微博下方,仍然有不少声音表示支持“深房理”:“支持理总!理总,保重身体!”“全是子虚乌有,理总清者自清。”有网友表示,说支持“深房理”的,应该都是其会员。

“深房理”的生意经

微博平台信息显示,“深房理”的注册时间为2011年3月,目前粉丝数量为144万,若想加入“深房理”的粉丝群,需花费3980元,有限期为一年。“深房理”如此介绍自己:“深圳资深房产投资人,经济历史政治爱好者。从自身经历出发,讲穷人和富人的本质差别,资产和负债是什么关系。”

据此前《南方日报》报道,“深房理”引导“摇篮会员”借钱炒房,甚至在会员群内提供包括落户、垫资、代持、经营贷等一整套“炒房”服务。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深房理”在其微信小程序“房理”中售卖“摇篮会员”,价格为13800元,购买会员注意事项表示,摇篮会员属于知识付费,摇篮计划是关于买房相关的咨询服务,购买后不接受任何理由退费,活动解释权归房理信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所有。天眼查数据显示,房理信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8月12日,股东李雪峰持股比例为99%。

在上述通告发布不久后,《华夏时报》记者发现,“房理”小程序已经无法正常使用,其进入界面信息显示“系统处于更新维护中”。

实际上,深圳炒房团的内幕在去年就已经曝出,其中魏静就是典型的例子。2020年4月魏静(微博名“7蟹姐姐”)在没有购房名额和足够首付资金的情况下,在“深房理”的“指导”下通过“假结婚”以及层层贷款等手段获得深圳的购房名额及购房首付,以728万元购入深圳市南山区一套建筑面积为49.36平方米的商品住宅。但之后因为深圳企业贷的收紧,魏静资金链断裂,房产被深圳市罗湖法院查封并以660万的总价被拍卖,此次房产投资让魏静至少亏损68万元。

魏静的事情当时似乎并未引起大的波澜。对此,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分析,一方面是资金流出银行后的去向难以监管,另一方面,房地产是驱动深圳金融资产暴增的工具。李宇嘉还从“经营贷”的起源角度表述了其观点,他表示,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供应链断裂,众多中小微企业受到冲击,如果中小微企业通过卖房度过难关,可能会影响楼市,在此背景下,深圳版“房抵经营贷”横空出世,既稳定了楼市,也扶持了中小微企业。而在众多经营贷流入楼市之后,不管是抽贷还是全行业肃清,深圳整个金融资产增量就会降下来。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这是“房住不炒”大环境下全国首个对有组织的炒房团开展的监管行动。此次政策层面迅速调查,或成为二季度深圳严管房地产的一个新起点——对于一些有组织的炒房机构将严打,包括各类购房投资群和小区业主炒房群等。

中指研究院深圳分院研究总监童晓玲提示,普通消费者在购房过程中,一定要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不要心存侥幸和短期投机逐利的心态。同时在选房过程中,对短期内价格出现异动、价格严重偏离市场以及成交过热的片区和楼盘应持谨慎态度,避免高位接盘。